秦尘此时却是笑道:“你想将郝纪帅体内毒素从心脉逼出,而后汇聚五脏六腑,再从五脏六腑逼迫出,逆行而上,逼毒出来,准备炼制的是五品至尊宝丹闭脉宝丹,护住其经脉,让毒素流动。”

“想法是好的,可是闭脉宝丹,讲究的就是一个闭字,对经脉……”

当下,秦尘缓缓讲述,药拾频频点头。

良久,药拾突然醒悟一般,看向秦尘,没有说什么,按照秦尘的话开始做起来。

此时,看着药拾的举动,秦尘也是笑而不语。

时间一点一滴过去。

丹室外。

诸位芙蓉楼的四品丹师们,纷纷围绕在楼主身侧。

“楼主,楼主,这个年轻人是谁啊?”

“是啊是啊,丹术所见,非我等能比。”

“对啊,句句振聋发聩啊。”

一位位大师此时皆是惊艳不已道。

亲纯靓丽活泼的动人美女

红芙蓉看着几位素日里来对楼内武者颐指气使的丹师们,也是心中笑了。

这几位大师,心高气傲,在灵元州内,四品至尊丹师,确实是地位崇高,只是这次,算是被秦尘给惊艳了一把。

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你们几个整日在芙蓉楼内,高高在上惯了,待人处物也是把自己放得高高的!”

红芙蓉徐徐道:“这位先生,是我的贵客,其身份自然是不能告诉你们几人,但是将来,你们会知道……他是谁……”

几位丹师此时皆是长吁短叹。

那女子要是晚来一些时间就好了,他们就可以询问更多问题了。

只是这次,所询问的问题,也是价值不菲了。

几位丹师急忙开始互相讨论起来……

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丹室内。

药拾已经出丹,小心翼翼将丹药给昏迷之中的郝纪帅服下。

看着自己徒儿脸色逐渐恢复过来,药拾也是松了口气。

此时,药拾来到另一侧,坐在椅子上,端起茶杯,大口喝完之后,放下茶杯,看着秦尘。

她本以为,秦尘只是对药材辨识度很强。

可是没想到,秦尘在丹药的锻造手法上,更是见解犀利。

这样的见解,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。

沉浸丹道数万年之辈,或许都没有。

这种感觉,让药拾对秦尘更加好奇。

“郝纪帅到底怎么回事?”

药拾开口道。

秦尘淡淡道:“我当时在红芙蓉商铺遇到他,刚分开没多久,他就被人下毒了,我若是没在身边,他应该等不到你来了。”

“至于下毒的是谁,我倒是不知道了……”

药拾眉头一挑。

“好大的胆子,居然敢对我的徒儿下毒!”

药拾哼了一声,手腕轻轻抖动,手腕上的镯子,发出铃铛声,而那声音,化作无形,散溢于天地之间,最终消失不见。

不到一炷香时间。

一道看起来身着破烂,邋里邋遢的青年,在此时出现在丹室内。

“我正在喝酒呢,你找我干嘛?”

青年看向药拾,不满道。

“帮我找一个人!”

药拾当即道:“这是我徒儿,郝纪帅,今日在芙蓉楼的商铺内,被人下毒,我要知道,下毒的人是谁。”

那青年听到此话,目光顿时看向床榻上的郝纪帅。

“那你等等。”

说罢,邋里邋遢的青年,身影一闪,消失不见。

来无影,去无踪。

此时,秦尘看向药拾,淡笑道: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
“查出谁害我徒弟,我灭他满门!”

药拾哼道:“师父教导我们,要做一个护犊子的师父,我的徒弟,我打我杀可以,别人不行!”

闻言,秦尘笑了笑,起身道:“你照看着吧,我先走了。”

而此时,另一边,邋遢青年,再次找到了李村然,李村然再次散出一道命令……

整个芙蓉城,今日似乎都是有一些不同寻常。

回到阁楼内的秦尘,继续开始自我修行。

到达小天尊一重境界,接下来,就是按部就班的法身融灵之路了。

法身融灵,说快也快,说慢也慢,主要是需要武者找到属于自己的融灵之路。

有些人可能一股脑的进行融汇,可是方向是错的,结果就是适得其反。

只要找对了方向,一日进境千里都是存在的。

此刻的秦尘,感觉到自身至尊之气的运转,于体内汇聚着。

他现在主要修行的方向就是龙凰不灭法身。

与之匹配的,龙凰阴阳至尊诀,也是秦尘所潜心钻研的。

除此之外,便是四灵天剑诀。

实际上,在至尊境界,武诀修行倒是其次,核心反而是法身。

法身如果强大,可以演变出千万攻击和防御,比任何武诀都要更加增强武者的爆发力。

“你回来啦?”

此刻,银铃般的声音响起。

只见时青竹穿着一件蚕丝衣袍,长发微微湿润,俏脸带着一丝红润,俏生生的走出来,看着秦尘。

“郝纪帅没事了?”

“嗯,药拾来了,没什么事……”

秦尘看了一眼时青竹。

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,莫过于此了。

“好看吗?”

时青竹淡然一笑,脸上娇红。

“好看!”

一直以来,时青竹虽然过去许多年,可成长周期确实是慢了不少,现如今看起来,十六七岁的女子一般。

如含苞待放,春蕾初发。

时青竹脚步轻盈的来到秦尘身前,双手缓缓抱住秦尘脖子,一阵馨香,传递而来。

紧接着,那柔软的身躯,坐到秦尘身上。

“是我好看,还是她们好看?”

“她们?”

秦尘眉头一挑。

“红芙蓉啊,元初柳啊,药拾啊……”时青竹撇撇嘴道。

秦尘哑然失笑。

“自然是你好看了!”

听到此话,时青竹满意的笑了起来。

“那我们是夫妻,就该做夫妻该做的事情!”

时青竹牢牢抱住秦尘,随即道:“我要你伺候我!”

“嗯?”

秦尘眉头一挑道:“一般来说,都是女子伺候男子!”

“那我不管!”

时青竹继而道:“我就要你伺候我!”

不得不说,漂亮的女子,撒娇起来,男人很难抵挡。

时青竹虽然是看起来还未及谷新月、叶子卿、云霜儿那般,成熟风韵,可是……俏丽可人,已有俏丽可人的美妙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