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海外漂了几个月,重新回到热带海域的众人,终于有机会亲近一下大海。相比之前在南极海,唯有庄海洋无所顾虑天天下海,很多战友却望海兴叹。

如今回归热带海域的一众战友,夜间下锚休息时,都会三五成群在下锚地附近游上几圈。消耗些精力,回船之后也能睡的更香,还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。

类似洪伟这些因伤退役的队员,近来都渐渐发现身体素质明显得到改善跟增强。从打捞中队出来的战友,在自我摸索跟训练的过程中,也发现自由潜水深度有增加。

虽然依旧无法跟庄海洋相提并论,但对这些身体多少都有问题的战友而言。感受到自身发生的变化,无疑还是欣喜跟欣慰的。赚到钱且不说,身体反倒变好了。

以至闲聊之时,他们都会待在一起议论道:“看来这种事,不光我一人觉得神奇,你们也一样啊!说起来也是,咱们吃的好,工作也不累,等于休养加疗伤啊!”

“确实!之前我在部队,自由潜最多三十米。现在的话,一口气潜到四十米都没问题。”

“悠着点,少玩自由潜水。真要玩自由潜水,还是多叫几个人。咱们可不是渔人,明白不?别为了争强好胜,反倒把身体折腾出问题来。”

对于这些战友的议论之声,洪伟反馈给庄海洋之后,庄海洋也没隐瞒的道:“你们身上的伤,大多都是在部队极限训练留下来的暗伤,要恢复自然需要时间。

眼下你们待在船上,吃住都比以前在部队强,训练量自然要小的多。时间一长,身体自然也会有所改善。何况,之前给你们调配的营养液,里面添加了不少好东西呢!”

“难怪,那营养液想来很贵吧?”

“还行!大规模推广只怕不太可能,那怕以我的经济实力,也只能小批量的供应。调配营养液的东西比较稀少,而且这东西应该不适合多喝,补过头也麻烦。”

“类似药酒一样?”

清新少女内衣下的白嫩娇躯

“嗯!说起来,这应该也是跑海人的养生秘方。你们心里有数就行,莫往外说!”

对于战友身体素质变强,庄海洋也没觉得有什么好意外。配合他调配的营养液,确实能起到滋补跟强身健体的作用。而营养液主药,便是定海珠的空间水。

其余的药材,更多只能起到辅助或滋补的作用。关于这一点,既然洪伟等人好奇询问,他透露一些也无妨。这些年,战友都知道他在购买一些稀有中药材。

例如人人皆知的人参,庄海洋也花高价购买了一些。只不过,这些人参炖吃的效果,似乎也没庄海洋想象中那样明显。可这种情况,这些战友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以其让战友们私下瞎猜,还不如半真半假透露一些实情,让这些战友知道加入船队的好处甚多。有些消息即便泄露出来,庄海洋也完能够应付的过来。

从古至今,民间便有很多人拥有不外传的所谓独门秘方。很多赶海人,也都有自己一套保命之技。别的且不说,单单庄海洋泡的秘制药酒,一样深受别人追捧。

很可惜,庄海洋依然保持物以稀为贵的策略,那些用海洋生物调配出来的秘制药酒,也仅在小范围流传。那怕赵鹏林等人,喝过之后也是念念不忘。

正如跟庄海洋亲近的人都知晓,这家伙手里好东西甚多。问题是,这些东西那怕庄海洋自己都宝贝的很。唯有至亲好友,才有机会得到一些馈赠。

至于说花钱购买,这种话根本没人会说。就庄海洋的身家,他差这点钱吗?

抵达挑选的目标海域,所有人在庄海洋的引导下,开始下网下笼。望着打捞起来的海鲜,不少战友都笑着道:“这边捞的海鲜,看上去明显体积小上一圈啊!”

“是啊!不得不说,相比我们之前捕渔的南极海,这附近海域的渔业资源确实比较少。可真要论价格的话,这些海鲜的价格其实也不低。”

“说这些屁话有意思吗?还不赶紧挑鱼,把这些鱼扔水舱养着。要是死了,这鱼就不怎么值钱了。在这边打捞的海鲜,活的更好卖更值钱,都忘了吗?”

带队的小组长们笑骂了几句,负责挑鱼分类的战友们,也迅速投入到分捡跟运送过程中。那些价格贵的海鲜,依然是最先挑出来,而后送到水舱那边养活的。

剩下价格一般的,才会被最后送到保鲜库冷冻保鲜。那怕海鲜看上去,个头没之前在南极海打捞的大。可很多战友都明白,两片海域情况还是有所不同的。

结束一天的工作,趁着吃饭的功夫,也有战友端着饭碗来到庄海洋身边,询问道:“海洋,听洪队说,你打算搞一个万亩农场,我们也能投资,对吗?”

“是有这个想法,怎么?你们没兴趣?”

“那能呢!这明摆着带我们发家致富的项目,我们又不傻,怎么会没兴趣呢?只是想打听一下,如果我们也投资的话,在那边买地的话,大概要多少一亩?”

面对战友们的询问,庄海洋也很直接的道:“关于价格的话,还要等最终规划图纸出来再说。如果你们想自建,那价格肯定低一些。如果要买改造好的,价格就贵一点。”

“怎么个说法?”

见不少战友似乎都对此感兴趣,庄海洋也简单介绍一下,什么叫生地跟熟地。生地,便是在他改造的农场外围,由战友自主购买跟自行改造的地。

那样的地,买过来价格肯定低。可想要改造成农场或果园,肯定需要他们自行投入资金进行改造。这样的话,其实土地的价格,不包含改造费用。

而熟地,则是由庄海洋统一规划跟改造的地。这样的地,庄海洋转售给这些战友,也会添加改造的成本。另外,还会跟他们讨论,买的地用来做什么比较好。

结果很显然,很多战友都笑着道:“说实话,搞农场还有果园什么的,我们确实都不太懂。如果真要搞个农场,那我们肯定还是买熟地,要请你帮忙技术指导呢!”

根据他们私下讨论得出的结论,庄海洋之所以投资搞这个大农场项目,更多也是为了给这些战友置办产业的机会。若是没钱,后期也能用工资抵扣。

真要等将来,他们还是打算回老家定居养老,那购买过来的农场,依然可以转手。前提是,他们转手的农场,也要优先考虑庄海洋而非出售给外人。

还是那句话,这是庄海洋给予他们的福利,而非让他们获取暴利的产业。在很多人看来,明显能赚钱的产业,谁愿意转手给他人呢?留给子孙后代,不香吗?

借着这个机会,庄海洋也详细介绍了一下农场的情况。听到这个初衷,也是缘于洪伟赚了钱的苦恼时,很快有战友惊讶道:“啊!洪队家也有这种极品亲戚啊?”

“谁说不是呢!富在深山有远亲,有些人为了钱,真的没脸没皮啊!要是在南洲能有一个农场,那怕面积不大。把一家人接过来,其实也是挺好。”

“是啊!这样的话,下次咱们不出海的时候,完可以回家陪家人。要是运气好,直接在这边找个女朋友结婚成家。反正南洲这边的气候,很适合住人。”

“谁说不是呢!我们老家那边,一旦冬天,那滋味别提多难受了。要是在这边的话,一年四季气候都差不多。要是父母过来,应该也能适应的。”

各式各样的讨论之下,希望购买一块农场用地的战友还真不少,而庄海洋也适时道:“关于转包土地给你们的事,还要等首期农场改造出来再说。

虽然那些地都在同一个地方,可为了便于你们打理,还是需要做一些分类。如果所有人都搞一样的,那就显得太雷同了。根据地块不同,也可以选择不同的种养殖方式。”

“也是哦!要是咱们租的农场,部都养鸡种菜,估计鸡都卖不出去呢!”

见这些战友都有自己的主意,庄海洋也知道具体的选择,最终还要看最后的规划。短期收益来看,种菜跟养鸡无疑收益最快。可长期的话,果园种植也大有前途。

虽然没具体的试验过,可从海洋牧场那边的种植园情况来看,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。至少庄海洋相信,移栽进牧场的那些果树品种,一旦成熟品质绝对差不了。

而南洲的气候跟环境,本身就适宜种植各式热带水果。只要规划好,相信一年四季都能在农场找到成熟可食用的水果。计划好,相信那家农场收益都不会太差。

即便赚不到大钱,庄海洋相信这些战友租赁的农场,每年收益也会比他们以前在老家赚的多。等将来有游客参观搞采摘什么的,收益也会进一步提高。

如果说工作有时间限定,那么这个产业是能一直经营下去的。可以说,这也是庄海洋给予这些战友,一份真正能用于传家的产业。其用心跟做法,着实很难得啊!

或许正因如此,这些战友才会如此敬服于庄海洋。毕竟,老板如此真诚待人,他们这些做员工的,又怎么能不知感恩呢?

第四**章 讨好的渔贩

如同往常一样,出海不到五天的船队,又准时出现在南山岛的码头。不少正在南山岛游玩的游客,看到捕渔船队归来,同样显得充满好奇。

这些慕名而来的游客,大多都在网络上看过船队的捕渔视频。难得有机会碰到捕渔船队归来,很多游客也提议,能否让他们登船,看看船队的渔获。

对于这样的申请,李子妃跟庄海洋打过招呼后,庄海洋也很爽快的道:“行啊!你们要是想登船看看,自然还是没问题的。只不过,上船要听招呼哦!”

“渔人,放心,我们就是想看看,你这趟出海,是不是又鱼蟹满舱啊!”

“那肯定的!我怎么可能,砸自己的招牌呢?我知道,网上不少人对我发的视频心存怀疑。现在船队刚从海上归来,应该没法作假吧?你们亲自登船看,包括冷库。”

随着庄海洋爽快满足众人的好奇心,等候多时的游客,在几名船员的指导下,陆续登上了两艘打捞船。封起的水舱,此刻也陆续打开。

当游客们看到挤满水舱的各种螃蟹时,满脸震惊的道:“我的乖乖,这一舱有多少螃蟹啊!要是有密集恐惧症的人,估计看一眼就会晕过去。”

“还好吧!我们出海,主要捕捞的渔获,除了各式海鱼之外,螃蟹也是重点打捞的海鲜。这年头,螃蟹行情不错。我们捕捞的螃蟹,送到餐厅都是极品好蟹呢!”

“确实!这螃蟹,我们能买不?”

“可以啊!要是喜欢的话,等下我们会捞一批送到网箱那边暂养。你们要是想吃新鲜的,晚上在餐厅就能吃到。包括其它海鲜也一样,这个水舱都是难得一见的好海鲜呢!”

负责引导的船员,也清楚不少登岛的游客,其实也是冲着海鲜来的。那怕网箱养的海鲜依然新鲜,可很多游客都担心,放养在网箱的海鲜,会不会是人工养殖的。

现在看到水舱的海鲜,自然用不着怀疑什么。听到船员介绍这些,很快有游客就盯上水舱还鲜活,那些在海鲜馆难得一见的稀有海鲜,价格贵点也无妨。

最重要的是,听到这些海鲜在岛上餐厅吃的价格,很多游客都笑着道:“来这里吃海鲜,看来还真的赚了。这种红星斑,在其它餐厅吃,价格至少贵上几百块呢!”

听到这话的庄海洋,却笑着道:“事实上,我卖给你们的海鲜价格,跟我卖给渔贩的价格一样。多出的几块钱,则是加工费。毕竟,请厨师也要开工资的啊!”

“应该!这价格,确实很厚道。最重要的是,很多海鲜在内陆城市,我们都很难听到新鲜的。吃海鲜,还是讲究个鲜字。冷冻的海鲜,确实比不上这种刚捕捞的。”

“那是自然!难得你们今天有这样的运气,等下看上什么海鲜,你们尽管点。要是不放心,自己拎去餐厅买单也行。要是嫌麻烦,你们挑好我让人送过去。”

“行,那就麻烦你们了。”

叫来几名在岛上充当导游的员工,庄海洋也让她们征询游客的意见,让游客直接在船上挑选自己喜爱的海鲜。挑好之后,直接装筐拎下船再称重算帐。

看到这一幕,李子妃也笑着道:“看来这些游客,还是更钟爱你捕捞的海鲜啊!”

“他们也就图个新鲜!实际上,咱们养殖在网箱的海鲜,跟这个也没多大区别。”

尽量满足游客的需求,也是庄海洋一直强调的规矩。等所有游客,都挑选好今晚想吃的海鲜。庄海洋还是让人,挑一些海鲜放养到后山的网箱中。

亲眼目睹这一幕的游客,这才相信养殖在网箱的海鲜,都是野生而非人工养殖的。修建这些网箱,更多也是为了让游客登岛,能听到鲜活的海鲜。

当一些游客,把拍摄的视频上传网络,不少关注南山岛的网友,也觉得非常心动。之前有人怀疑庄海洋造假,看到这些视频,也不敢再多说什么。

事实上,从始至终庄海洋都没搭理这些找茬的人。从第一天当主播起,庄海洋就清楚网上从来不缺杠精。那怕把他们请过来亲自跟着捕渔,他们估计还会表示不相信。

有关直播间视频管理,有女友还有平台的工作人员负责,庄海洋更多只负责录制视频。至于这种抬杠的事,他确实没兴趣搭理。

信者信,不信者,除非打死他,否则照样不信。既然如此,又何必自寻烦恼呢?

下船之后,船员们前往餐厅吃工作餐。不少游客看到船员们的工作餐,也很羡慕的道:“握了个草,你们的工作餐,让别人情何以堪啊!”

面对游客们的羡慕,很多船员却道:“海鲜在岛上不值钱,相比吃海鲜,我们更愿意吃点青菜啥的。再好吃的东西,吃的多了,也就那么回事,不是吗?”

听到船员们的回答,游客们想想也确实如此。对很多沿海地带的渔民而言,海鲜真是家常菜。虽然很多渔民,都不愿意吃贵的海鲜,可偶尔还是有人愿意自己吃。

唯有这些爱吃海鲜,在内陆又很难吃到新鲜海鲜的游客,看到船员们工作餐大部分都是海鲜,才会觉得羡慕。很多住在岛上的居民,确实更偏爱于青菜。

事实上,在南山岛的餐厅,供应的青菜价格,确实比一些海鲜要贵。之前来过的游客,看到青菜的价格,都觉得收费偏高。可吃过后,无一例外都说好吃。

而餐厅的工作人员,也会很明白的告诉游客。这些青菜,每天都是限量供应。如果这些青菜送到本岛那边去,每份青菜卖出的价格,会比岛上贵的多。

跟船员不同的时,今天回来尚早的庄海洋,还是陪女友在自家吃晚饭。吃完晚饭,庄海洋又带着女友跟一些船员,重新启航前往小镇售卖渔获。

虽然有游客好奇想跟着去,可这种要求,庄海洋还是婉拒。涉及这种渔获交易,还是不适合向外人透露。要是让游客把价格泄露出去,也会影响渔贩卖货的。

船队出发不久,庄海洋便陆续给渔贩们打去电话。接到电话的渔贩,无一例外都高兴的很,笑着道:“好!等下一定到!”

从休渔期到现在,这些渔贩等庄海洋的渔获,真可谓等到花儿都谢了。现在终于有机会开张,这些渔贩怎么可能不积极呢?有钱赚,能不高兴吗?

当船队抵达小镇渔港码头,等候多时的渔贩们,瞬间高兴的道:“终于来了!这家伙,我还真担心他去了海外不回来呢!听说他在海外,也赚了不少钱呢!”

“你也听说了?我有个客户说过,他在海外专门捕捞帝王蟹呢!最近这段时间,本岛那些高档餐厅卖的鲜活帝王蟹,都是他供的货。这家伙打渔,真是有一手啊!”

“是啊!除了帝王蟹,听说他还带了不少金枪鱼回来。他跟老陈开的餐厅,前段时间还卖了黄鳍金枪鱼。听说,也是他从海外运回来的。这钱,赚大了!”

在众人的讨论声中,两艘打捞船一前一后平稳靠岸。看到从头船上走下的庄海洋跟李子妃,这些渔贩也纷纷上前问好。对两人,渔贩也是客气的不行。

简单闲聊后,庄海洋便领着众人上船看货。看到水舱那些渔获,不少渔贩都露出满意的笑容。在他们看来,庄海洋供应的海鲜,还是一如既往的好。

谈妥价格,庄海洋开始指挥跟船的船员开始清货。随着一筐筐渔获被送上码头过秤,那些渔贩也指挥员工,把这些鲜活的渔获装进供氧车内。

陪着过来的李子妃,还是跟往常一样负责结帐。看着一笔笔转入帐户的钱,李子妃还是很高兴的。她心里也清楚,过段时间庄海洋又要把投入一大笔钱呢!

等到最后一批渔获清空,庄海洋也跟渔贩们闲聊了一会。对于在海外捕渔的事,庄海洋也没隐瞒什么。听到海外好鱼这么多,这些渔贩也很羡慕。

甚至有渔贩道:“庄小哥,既然海外的渔业资源这么多,那你怎么不专门跑这条线呢?要是能多捕一些金枪鱼,每个月供应一船货,那也能赚不少呢!”

对于渔贩的建议,庄海洋却笑着道:“来回太折腾了!要是往后有时间,说不定会搞支船队出远海。现在的话,我还是喜欢待在家里,这里什么都熟悉。”

“也是!就你的打渔水平,那怕在老家折腾,一年也能赚不少呢!”

陪着渔贩们联络了一番感情,看到打捞船清理干净,庄海洋也笑着道:“行,诸位,那今晚咱们就聊到这。等过几天,咱们见面再聊。”

“好!那我们就不远送了!”

目送着船队缓缓驶离码头,渔贩们也各自回家。刚刚买到的渔贩,他们也要开始安排船只或人手,将这些刚刚买到的渔获,以最快速度送到客户手中。

对于这些极品的渔获,他们客户同样等待多时。要是再不供货的话,客户都要有意见了。这也是为何,这些渔贩会对庄海洋这般客气的原因。

要是没庄海洋给他们供货,他们如何从这些优质客户手里赚钱呢?正是有利可图,这些渔贩才会这般热情。换普通的渔船主,反倒要讨好他们呢!

ttshuo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