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比睡在摇摇晃晃的渔船上,首次出远海归来的王言明等人,都觉得还是睡在陆地的床榻上更舒服。清晨阳光绽放,他们都闻着粥香之味而醒来。

看着已经煮好的海鲜粥,昨晚甚是疲惫的两女,也觉得有些脸红。一晚辛苦的王言明跟朱军红自不用说,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没什么精神,似乎比打渔还累。

反倒是吴志鹏等人,闻着粥香便起身洗漱,开始来楼下厨房用饭。尝着庄海洋熬制的海鲜粥,很是钦佩道:“想不到,你小子熬粥的功夫,还真有一手啊!”

“那是自然!不把你们伺候好,怎么替我赚钱呢?昨晚,休息的还好吧?”

“还行!比在船上舒服多了!不过,你怎么起的这么早?”

“习惯了早起!看到这些包子跟油条吗?都是我跑步到外面买的,够意思吧?”

听着庄海洋说出的话,吴志鹏等人想了想道:“难怪从部队出来这么久,你小子体能不降反增。看来往后我们也不能太懒,也要勤加锻炼才行啊!”

“最好如此!体能这东西,不管做什么都能用到的。往后在岛上没事,你们也可以多去海上转转。等下我去本岛,也会顺便再买几套潜水设备。

虽说这次出海,没能找到沉船的影子。可我觉得,多出去几趟,只要肯花时间跟心思,总会有所收获。真发现沉船,将来打捞的话,深潜怕是怎么都避免不了。”

邀请这些战友过来,打渔或许是次要的,打捞沉船才是主要的。用庄海洋的话说,若能打捞到一艘有宝的沉船,比打数次渔都要赚的多。

相应的,他们届时能分到的利润,也足以令他们成为百万甚至千万富翁。家境都很普通的这些战友,对于钱还是很在意的。有更赚钱的活,为何不干呢?

况且,强身健体最终受益的还是他们自己,真要好吃懒做的话,难保这份工作便会失去。即便庄海洋重情重义,却也不会花钱养一帮不干事的人吧!

植物园清纯美女柔弱无骨气质写真

吃完早饭,庄海洋也随即道:“班长,你们先在镇上逛逛,还是租完快艇先送你们回去?”

“先回去吧!这镇上,其实也没什么好逛的!”

对于王言明的回答,庄海洋最终还是道:“要不先这样,等下你们先去镇上逛逛,陪嫂子还有丫头买点东西。反正要回去,买点要用的东西,也省的往后来回跑。

等下我跟胖子先去租条快艇,估计也要耽误一点时间。等快艇租好,我再给你打电话,到时咱们在码头那边碰面。前次你们来,也没怎么在镇上逛过呢!”

听完庄海洋的提议,那怕着急回家喂鸡的吴芳也没说什么。如同庄海洋所说的那样,住在南山岛虽然清静,可有些东西,也需要跑镇上这边来采购。

难得来一趟,顺便买点东西回去,也省的下次专程跑一趟!

有了决定,庄海洋叫来出租车,把这些战友都送走。而他自己,则来到渔鲜楼,找到已经等候多时的陈重。没过一会,两人便抵达游艇俱乐部所在的地方。

随着近年来,越来越多有钱人喜欢出海游玩,不少有钱人的追求,也从豪车变成了游艇。平时如果用不着,便直接放在俱乐部租赁,顺便还能赚点钱。

一些口袋有点钱的游客,不愿意乘座速度慢的渔船,大多都会选择租赁游艇或快艇出海。为此,小镇俱乐部这边的生意,虽然比不上本岛,却也还是有些船的。

看到停靠在码头的游艇跟快艇,庄海洋仔细看了几眼道:“这些船,看上去都有年头啊!”

“谁说不是呢!那些新船,大多都放在本岛那边。船虽然旧了点,但还是安可靠的。”

“行,租船这种事你熟悉,替我挑艘大一点的快艇。等下我先把战友送回岛上,而后直接去本岛那边。坐轮渡虽然便宜,却还是有些耽误时间。”

“哟嗬,听你这口气,往后不打算坐轮渡了?”

知晓凭借庄海洋打渔的能力,一年下来估计也能赚上不少。买条百来万的快艇跟游艇,想来还真没问题。只是游艇跟快艇,买了之后养护费用却不低。

不过,想到庄海洋住在南山岛,那边本身就有一个停泊码头。跟小镇这些买船的人相比,停泊费用应该能省下不少。想到这,陈重反倒来了兴趣。

笑着道:“海洋,你往后不是打算接待游客吗?我觉得,你还真有必要买艘游艇或快艇,那样接待起游客,不是更有面子吗?到时候,我也替你张罗些游客!”

“切!你小子这么好心?我可听你爸说过,你小子没少陪人出海吧?那船上,估计除了你们之外,还有不少骨包皮吧?这种热闹,你小子还是少参与。”

在很多人眼中,陈重无疑也是一个有钱的二代。跟他差不多的二代,其实在南洲岛甚至国内都不少。担心人多眼杂,往往都会选择出海,到海上胡天黑地瞎搞。

早年甚至还发生过,所谓的什么海上盛宴,后来被媒体披露,这种歪风才少了许多。即便如此,依然阻止不了一些有钱人,开着游艇到海上寻欢作乐。

换做别人,庄海洋肯定懒的说,可眼前的胖子跟其它人不同,他是真希望陈重能安安心,找个能持家的女孩,赶紧把家庭给组建起来。说实话,陈重年龄也不小了!

面对庄海洋的告诫,陈重也嘿嘿笑了笑道:“这种热闹,我很少凑的。可你知道,有些邀请拒绝的话也不好。我跟你不同,做我们这行,人脉交际要维系啊!”

“随你!真要将来吃了亏,你自己别后悔就行。别人会邀请你,不还是觉得你小子单身。要是你找个女朋友,又或者订婚了,人家还会叫你出去瞎玩吗?”

“我kao,我爸又跟你说什么了?你也来催我结婚吗?你不一样没结?”

“可老子有女朋友!还是大学生,咋地?”

挑了挑眉,一脸得瑟的样子,令陈重也颇显无语。可陈重必须承认,庄海洋前任跟现任女友,无论姿色还是身材都不错。这运气,似乎比他确实好上不少。

不想理会一脸得瑟的庄海洋,陈重直接走进俱乐部,找到负责租赁游艇跟快艇的经理。做为俱乐部的会员,陈重跟经理自然认识,很快便挑了一条快艇。

面对经理询问是否需要船长,庄海洋直接摇头道:“这个倒是用不着!我有船长证,也常年在海上漂。这次租快艇,也是打算去本岛那边接个人。

这样吧!这快艇我租三天,你给报个价。要是这船开着舒服,往后我也会常来。说不定,将来我还能给你介绍些生意。所以,价格尽量给个优惠价!”

“行啊!陈少是我们俱乐部的老会员,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。往后,还请庄少多照顾些生意。要是觉得这些船看不上,我们随时可以从本岛那边调船过来。”

“行,那就多谢了!”

付完租金,庄海洋也很直接道:“胖子,你自己开车回去,我先去码头那边。这几天,我应该不会出海。等下次出海,我再跟你联系。”

“好!记住,有好货要想着哥们一点!另外,鸡蛋还有果蔬,你也赶紧送些过来。”

“知道了!往后我要是出海时间长,你先跟我班长的老婆打电话,自己去岛上那边取货。要是我们不在岛上,你总不能让女人开着船,给你送货吧?”

知道鸡蛋还有果蔬,已经成为渔鲜楼吸引高端食客的杀手锏。甚至于,每隔一段时间,庄海洋还会送一些青菜供应给渔鲜楼,这些青菜每盘价格都不便宜。

总之一句话,陈家父子这般看重庄海洋,更多也是缘于庄海洋能给他们家带来收益。归根结底,维持关系最好的纽带,其实还是利益啊!

开船在码头跑了两圈,掏出手机给王言明打出电话,说好汇合的地点。正在陪老婆孩子逛街的王言明,也很快招呼其它人一起赶往码头。

等抵达码头,看着已经提前抵达的庄海洋,登船的众人也笑着道:“这快艇,看上去也不大嘛!往后有时间,还真要学学怎么开船呢!”

“只要你们肯学,会有机会的!多来回跑几趟,慢慢你们就知道,海上开船其实也不难!”

招呼众人上船,把救生衣也让众人穿好之后,庄海洋再次启动快艇,朝着南山岛而去。相比渔船的速度,快艇在海上驰骋的速度无疑更快。

除了两女觉得有些不适应外,其它人都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。对王言明等人而言,以前在部队时,他们也没少乘座军用皮艇。那快艇的速度,一点不比这个慢。

等快艇顺利返回南山岛,众人也显得很高兴。对他们而言,未来南山岛很长一段时间,都将成为他们的落脚点。回到岛上,他们也算回家了。

真要闲的无聊,也能开着渔船出去转转。对附近一些海域,最早过来的王言明也算熟悉。只不过,正常情况下,没什么事的话,王言明也宁愿待在岛上。

往后经常要出海,难得有休息的时间,自然要好好陪陪老婆跟孩子了!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