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新轻敲桌面,叶家祖谱上说的事,和他说与乔婉夏知晓的,完是天差地别。

叶九重确实是荣兴世子爷,原配夫人娶的也确实是大乔夫人,后来娶的也确实是小乔夫人。

但简牍上面写的,却不是大乔夫人自杀身亡的故事。

叶家和乔家联姻,叶九重因为有了心爱姑娘,于是拒绝大乔姑娘,抵抗家族,要娶心爱女子为妻。

不成想,心爱女子被大乔姑娘逼死,叶九重并不知道。

心死后,叶九重尊重父母之意,娶了大乔姑娘。

在大婚之日,心爱女子的贴身丫鬟,告诉叶九重,是大乔姑娘派人杀了他的心爱姑娘。

于是,洞房花烛之夜,叶九重亲自把匕首,刺进大乔姑娘的心房里,替自己心爱的姑娘报仇。

他想跑去和心爱女子,诉说他终于替她报了仇的事,却无意听到,心爱女子的两个丫鬟,在那里讨论事情的真相。

原来,心爱女子并没有死,她是假死,然后在叶九重成亲当日,让她的丫鬟,去告诉叶九重,是大乔姑娘派人杀了她。

心爱女子知晓叶九重的心思,知晓他得知是大乔杀了自己,就一定会替自己报仇杀大乔。

只要大乔死了,心爱女子再用这幅面容,与叶九重相见,然后再爱上他,并让叶九重也爱上自己。

清冷气质的花房姑娘图片

得知这一真相的叶九重,当场就崩溃了。

他堂堂荣兴侯世子爷,却被一个女人玩弄于掌中,这种耻辱,这种鄙视,差点让刚腹自用的叶九重疯了。

叶九重当场就把两丫鬟给杀了,再疯跑回新房,大乔夫人被丫鬟发现了,急的大喊:“快请大夫,我家姑娘自杀了!”

这句话让叶九重,愧疚害怕的不敢说出是他杀的真相。

大乔被救了回来,却成了活死人。

叶九重觉得这一切都是心爱女子的诡计,就亲自去杀她,对方却跑了。

他又派杀手去追心爱女子,为了给大乔一个公道,也是为了让自己心中好受点。

一边追杀心爱女子,一边又自责愧疚,叶九重没勇气说出真相,就在叶家发誓只要大乔一人。

哪怕荣兴侯给他另娶了七个老婆,也没能让叶九重,踏进妾室的房间。

乔家也被叶九重的真情给感动了,就把小乔夫人,也嫁给了叶九重。

小乔夫人和大乔夫人,是一母同胞姐妹,容貌自然相像。

叶九重在一次喝醉酒后,错把小乔夫人,认成了大乔夫人,就和小乔夫人在一起了。

也就那一次,小乔夫人有了叶九重的孩子。

那年,小乔夫人49岁。

叶九重悔恨自己的所做所为,没脸见乔家人,更是躲着小乔夫人,不见她,不见孩子。

小乔就哭诉,说叶九重不理她,是怀疑孩子不是他的。

为证自己清白,小乔要给孩子滴血认亲,这事还闹到了金銮殿上。

孩子就是叶九重的。

最后,圣上给小乔夫人撑腰,不但封她为一品诰命夫人,还封她的儿子为荣兴世子。

可哪怕,小乔夫人有圣上的赐封,叶九重也没有看一眼小乔夫人,依然住在大乔夫人的院中,守着个活死人。

某年某月某夜,小乔夫人放火把大乔夫人的院子烧了。

叶九重冲进烈火中,把大乔夫人救了出来。

大乔夫人完好无损,叶九重的半边身子,却被烧了,连脸也被烧了,毁了容。

叶九重伤好后,把小乔夫人圈在后院中,永生不得踏出院子。

世子爷求情,叶九重给他两条路,一是废除他世子之位,和小乔夫人滚出荣兴侯府。

二是,做好他的世子,父母事别参和。

世子选了第二条路,继承侯位后,把小乔夫人请了出来。

叶九重一怒之下,拿着免死金牌,请求圣上收回荣兴侯荣誉,并永世不得姓叶的进京做官。

这下,世子爷成了叶家的罪人,被叶家所有人指责,不听父亲话,是为不孝子,该逐出叶家。

小乔夫人也被指责,当场撞柱而亡。

叶九重更是下令,小乔夫人不得葬在祖坟中,后世之人,若是敢违抗,他就断子绝孙咒来诅咒叶家。

哪怕世子爷想反抗,也扛不了叶家的其他族老们的攻击。

小乔死后没入叶家坟,世子爷比叶九重短命,死在了叶九重前面,被癫狂的叶九重下令,也不得葬入叶家祖坟,并除了名。

叶家人完不敢相信,为什么叶九重要这样子做。

叶九重只淡淡说道,他不该出生在这个世上,我恨我自己同时,也恨他,更恨小乔夫人。

因为他们俩人的存在,一直在提醒他,他是一个龌蹉卑鄙的小人。

这种极端的叶九重,让叶家族老们痛恨,把所有罪名,都怪罪在自杀不死,成活死人的大乔夫人身上,要把她烧掉。

叶九重先叶家人一步,把大乔夫人带走,不知所踪。

但他却留下了一封信,信中把这几十年,埋在心底的秘密说了出来。

那个曾经他认为是心爱的女子,出生卑微,是个农家女。

所以,叶家后代不得娶农家女。

并且还告诉叶家后人,他用他的永生永世,诅咒叶家后代子孙,代代都只有一子一女出生。

血统不高贵不纯正者,不得生孩子。

男子娶嫡长女,家族兴旺。

女儿一生幸福。

如若娶嫡次女,男子亡。

女儿一生孤苦。

这种带着怨恨悲愤,极端癫狂的诅咒,让叶家人都愤恨崩溃。

整个叶家都去寻找叶九重和大乔夫人,却怎么也没找到他们的尸骨。

信的叶家人娶了嫡长女,不信的娶了嫡次女,或者是庶女。

而后,诅咒就开始了。

娶了嫡次女的叶家男子,会在十年内死亡,长短时间不一。

有的一年,有的三年,有的五六年。

娶了嫡长女的男子,哪怕身中数刀,也会被救活来。

至止,大家都信了这个阴狠毒辣的诅咒。

但,没有身份的男子,想娶嫡长女,又怎么可能。

慢慢的,诺大的家族男丁,渐渐死亡。

千年的时间,就只剩叶新他们这一脉了。

如果叶新没娶嫡长女,也许这条根,就会断在他手里。

乔婉夏按照家族女子辈份来算,排行老二,也就是次女。

不得娶!

乔婉夏的家族,是自农村打拼出来的,是农家女。

不得娶!

乔婉夏一下子就占了两条,和高贵纯正的血统,一条都没沾边。

“无稽之谈!”

叶新拳头握紧,双眸猩红:“叶九重,你个自私自利的人,你自己做错了事,却要用永生永世来诅骂我们,你凭什么?”

“什么血统算纯正高贵,不是你说的了算,得由我说了算。”

“所有炎黄子孙的血统都高贵,我想娶谁就娶谁,还任由你的诅咒来说事,疯子!”

叶新咒骂着,如果刚才,他把这件事,说与乔婉夏听,那个小女人一定会为了自己着想,立马消失的无影无踪,所以才不敢说与她听。

“家规,屁!”

叶新没再理这个破族谱,把它搁置一旁。

一边陪乔婉夏嘻闹,一边把上京十大家族,剩下的事搞定。

李家,是最后一家。

李郊现在对于叶新,那是敢怒不敢言:“小新啊,按照辈份,你还得喊我一声爷爷呢。”

“叶祖汉我都没放在眼里,你觉得我会把你放在眼里?”叶新毫不客气的怼过去: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幽默?”

这就尴尬了,李郊内心很是愤怒,不得一口咬死叶新,面上却得笑着:“小新啊,话不是这样说的,对不对?这样吧,你想让我做什么,我义不容辞。”

“好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