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新追到顾小迟,握着她的手,抢过她手里炸弹,朝前奔跑。

他的动作,比短跑冠军还要跑的快。

大家只看到一阵风刮过,然后,人就没了。

“叶新!”

顾小迟感动的哽咽,从来没有一个男人,对自己如此好。

叶新在奔跑中,把炸弹捏碎了,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化为烟雾,什么也没留下。

叶新再奔回来时,全身清爽,什么也没有。

顾小迟看着他,惊讶道:“炸弹呢?”

“我说了,有我在,什么事也没有,拆了!”叶新撒谎道。

顾小迟感动的泪流满面:“叶新,你怎么可以这样,你知不知道刚才很危险。”

叶新面容清冷,淡淡道:“我说了没事,别哭了,越哭越丑!”

顾小迟的哭声,戛然而止:“叶新,你个混蛋!”

夏天的纯美一天

人家正感动的一塌糊涂,他却突然来这么一句,真是让让人伤心了。

叶新越过她:“刚才那个男人就是是犯人,他身上的血腥味,还有杀人味道,我一闻便知。走吧,我让你把他带走。”

他在犯人身上,使用了重力空间,动一分,犯人身上的重量就重一分。

走了没几步,叶新停下脚步,回头看向顾小迟:“你的同事们,把犯人撕碎了!”

“什么?”顾小迟没好气道,“你胡说什么,我的同事们再是力气大,也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,把一个人撕碎吧。”

叶新见其不信,无奈摇头:“那就算了。”

此时,乔婉夏和汪小凤到了。

叶新张开双手,乔婉夏扑进他的怀里,哽咽道:“明知道你会没事,还是忍不住担心你。”

“走吧。”叶新搂着乔婉夏的腰走人。

汪小凤羡慕的要上天:“我的天啊,太浪漫了。好希望,以后我的男朋友,也这么又帅又酷。”

“等一下!”

顾小迟拦住叶新和乔婉夏,她笑望乔婉夏:“小夏,我想借用叶新一天时间,你放心,晚上十二点之前,我一定还给你。”

她的内心是打鼓的。

她确实是借叶新抓犯人,但那不过是借口,她借叶新的真正目的,却不是抓犯人,而是私事。

叶新的脸当即黑了:“顾队长,犯人抓着了,还有什么事需要叶某?”

“我!”顾小迟面露难色,站在那里可怜而又委屈,像是个被抛弃的小媳妇。

乔婉夏是女人,第六感很强,已经感觉出顾小迟对叶新的意思。

她刚才没戳破,是因为,确实有犯人出没。

但现在,犯人都已经被抓着了,为什么还需要叶新?

她眼不由冷了,声音也寒若冰霜:“顾小姐,请自重!”

被看穿心事的顾小迟,面色红如滴血,羞愤难当,嘴角牵动,脚步退后。

乔婉夏挽着叶新走人。

汪小凤撞了一下顾小迟,满眼讥讽:“顾队长,做人得有自知之明,你明知道他们是夫妻,你还想撬不成?”

“我没是撬,我只是借!”面对汪小凤难听的话语,顾小迟怒了。

汪小凤嘿嘿笑道:“意思都一样一样。”

眼神中妥妥的都是讥笑鄙视。

顾小迟一直以来都是公正廉明,公私分明的人。

这次由于私人问题,所以她想借用一下强大的叶新,帮助自己渡过难关。

是的,她是对叶新有好感,但她觉不会做那等下贱之人。

想到,乔婉夏和叶新误会自己,顾小迟心中就难受。

最后飞快的跑到乔婉夏面前,再次把她们拦截下来。

“叶太太,我是真的有事想借用叶新,同时,我想邀请你一起去。”

……

在路上,顾小迟把她顾家的事,说与叶新听了。

她自认识叶新开始,就觉得叶新很不一样。

以前还是猜想,这次,叶新回来后,她就觉得叶新,比以前更加神秘,身上的气息,让她有一种恐惧感。

所以,她就告诉叶新,在这个地球上,除了普通人,还有一群武者。

武者,分为外劲,内劲,化境,三层。

外劲就是一群普通的武术爱好者,内境才算是他们武者的登坛入室。

到了化境期,那就是武道宗师,是受人尊敬的。

有一句话叫做,宗师不可辱,辱者死!

所以,化境期的宗师,那是少之又少。

一个家族有宗师,那就相等于,这个家族无人敢欺,就连他们后辈也没人敢欺负。

毕竟,谁也不敢惹宗师发怒,从而灭门。

顾家就有一个宗师,所以顾小迟才可以自由调动。

但是,顾家这个宗师哪怕曾经再强,也有到没尾的时候。

顾家宗师上了岁数,看着奄奄一息的样子,导致于现在那群看人下碟的人,对她们顾家开始了打压。

顾小迟借叶新,就是因为他们今天,有场比试。

而顾小迟找不到组队的人,才会想把叶新借来用用的,组个队,站那里不打都可以。

叶新听完顾小迟的话,嗤笑,原来,这个世上还藏有这群人。

汪小凤听了是乍舌的,这完全和她知晓的世界,不一样。

乔婉夏听了,微皱眉,朝叶新望去。

叶新自后视镜中望向她,给予她安慰。

用神识化音告诉她:“我是修仙,他们是武者,我是仙,他们是人,你想想区别?”

乔婉夏明白了,也更加明白叶新当初说的,这种修仙之事,一定要守口如瓶,否则会惹祸上身。

因为,谁不想成为仙?

坐在副驾驶指路的顾小迟,说完后,发现叶新很是淡然。

不由有点怀疑,自己请叶新来帮忙,到底是对还是错。

现在看来,也许是她想岔了,一个普通人,怎么抵抗得了武者。

这次,就当是请他来玩好了。

凤凰山庄。

位于平安市和省会中间的金鹅山里,叶新按着顾小迟的指导,开了两个小时的车,才到这里。

这里若不是有人带着,还真是找不到。

而且,这里面只有一条路,且只有三米宽,只能让一部车子通过。

此时,只有去的车,没有回的车。

诺大的停车场,停着各种各样的豪车。

叶新的宝马车,在这里算是低档车。

泊车小弟看到,对叶新等人露出鄙视的眼神。

顾小迟淡然的说道:“这里的人,都很势力,武道才是王者。”

这话不假。

跟着一起来汪小凤,如个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,东张西望,兴奋的都要飞起来,压低声音道:“小夏,我活了二十多年,真的没有想到,在咱们平安市,居然还有这么一处美轮美奂的仙境。”

别说汪小凤没见过,乔婉夏也没见过,只不过她毕竟是在上京待过的豪门少奶奶,还不至于对这些就大惊小怪。

“我也没见过。”乔婉夏小声道,“别看了,你看那个泊车小弟,他看我们的眼神,带着鄙视呢。”

汪小凤可不在意:“他要看就看呗,咱们难得来一次,怎么能不看个够,不行,我还得拍个朋友圈。”

“这里禁止拍照,如果偷偷拍照,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。”顾小迟立即阻止,“不清楚哪一个地方的规距,千万别轻举妄动。”

汪小凤闻言,吓的立即把手机放回包里去。

我滴个乖乖啊,拍个照,就会死,那还谁敢拍。

对于这个地方,叶新还能瞧上两眼,但与他见过的相比,不值一提。

顾小迟带着他们朝门口走去,两个一身腱子肉的壮汉,如两座铁塔般,站在门口,威武雄壮。

“请贴!”壮汉拦住顾小迟四人。

顾小迟拿出请贴,壮汉看了眼,眼里闪过不屑,冷声道:“你可以进去,他们三个人不能进去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