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) 后头安宁专门打听了味香缘的事情。

味香缘被收购,这就是别人设的一个套。

和味香缘有竞争关系的百味居一直就想干掉味香缘。

可味香缘在n市也算是个老字号了,回头客特别多,再加上这边的菜做的是真的特别好,味道好量也足,服务也很不错,因此,百味居竞争了好几回都没竞争过味香缘。

这一次,百味居下了死力气,买通了味香缘老板的未来儿媳妇,让那姑娘鼓动着老板儿子向银行贷款开分店,然后,还设了套,让那姑娘家往味香缘送的海鲜里头弄了好些个不好的东西。

这边味香缘的老板还没掰扯清楚呢,那边卫生机构就来检查,查出很多需要整改的地方,尤其是这些海鲜,直接就给弄走了,好些食客也看到了那些海鲜不新鲜,然后就传出很多不好听的话来。

偏这个时候银行那边催着要欠款,味香缘的老板被整的走投无路,只得把味香缘低价给卖了。

安宁把这事打听清楚了,就跟蒋爸仔细的说了。

蒋爸听说之后也是一番叹息,颇有几分不忍之态。

也是,他在那里干了好些年头了,对那个店是有感情的,现在猛不丁的饭店叫人收购了,蒋爸还真是觉得心里放不下。

而且,蒋爸和味香缘的老板关系也一直都不错,那家店的老板也是个厚道人,蒋爸现在就挺担心那位的。

为此,蒋爸打了电话过去,和老板聊了好久的天。

私房悠悠的静谧时分

安宁坐在一边听着,也能感觉得到那个老板心情特别不好,这会儿应该是挺愁闷的。

安宁看着蒋爸这一天天的在家闲着,心情也越来越不好,就开始给他琢磨事了。

她就和蒋爸商量着:“爸,要不然咱们在大学城那边买个铺子,您看您这多年的老手艺了,您要是在那边开店,买卖肯定特别红火,咱也不求做的有多大,咱就当有个事干不那么闲的慌。”

蒋爸是真闲的受不了了,一听安宁说开店的事情,立马就精神了。

他在家又休息了几天就再也坐不住了,吵着要去大学城附近转转。

正好安宁买了车,就开车载着蒋爸蒋妈一起去,三个人转了两天,选中了一家铺子,安宁款买了。

买铺子的时候,安宁说要给蒋爸的,要放在他名下,蒋爸不乐意,非得放在安宁名下。

后头安宁就说:“要不行这钱算您借的,您给我打个欠条,以后您挣了钱还我就是了。”

安宁把铺子放在蒋爸名下是想让老人有个精神寄托,买的新房是安宁和老三的,包子铺和家里住的旧房子是老大的,等于蒋爸和蒋妈一点资产都没了,两个人心里肯定空落落的,现在有个铺子,他们心里也踏实一点。

可蒋爸也有自己的顾虑。

买铺子的钱是安宁出的,这铺子就该是安宁的,记在他名下,万一有天他突然走了,这铺子就得是三个孩子的,到时候安宁可就吃了亏了。

蒋爸对三个女儿虽然也有些偏爱,可大事上,他还是能一碗水端平的。

不过安宁说了借钱的事情,蒋爸考虑了半晌就答应了。

他给安宁写了借条,又把这事跟老大和老三说了,主要的意思是铺子是安宁买的,虽然记在了他名下,但还是安宁的,如果铺子经营的好,他把钱还了,将来这铺子就是姐妹三个的,可要经营的不好,他还不了钱,这铺子就是安宁一个人的,谁也不能和安宁争。

老大是个厚道的,当场表示肯定不会争这个的。

老三则笑道:“爸,那您可得好好干啊,这饭店您要是开火了,您再给我们买两套铺子呗。”

气的蒋爸狠狠的瞪发老三一眼:“你怎么不说你自己赚钱买铺子啊,净知道吃现成的。”

老三抱着小花呵呵笑着。

小花看了老三一眼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蒋爸买了铺子,真的是干劲十足的开始折腾,每天和蒋妈连饭都顾不上做了,就是跑装修,跑各种材料啊,另外还有找服务员,找厨师等等。

到了腊月的时候,蒋爸的饭店总算是开张了。

饭店是蒋爸自己设计的装修风格,走的是华夏风,名字也是蒋爸自己取的,取的名字叫福满楼。

厨师是味香缘那边的,味香缘被收购之后,百味居派了大厨过去,帮先味香缘的厨师就有点不太顺劲,总觉得干的别扭,就有好几个辞职不干的。

蒋爸带的几个学徒也都不愿意在那呆着了。

后头知道蒋爸开饭店的事情,就找了来,想继续跟着蒋爸干。

服务员也好找,蒋爸在味香缘好些年头,跟那里的服务人员也都熟悉,哪个工作干的好,哪个干的不好他都知道,他拉了几个干的好的过来。

福满楼是个两层楼的铺子,后头还带着个院子,面积也不算小,一楼是大厅,二楼是包间,院子那边隔出厨房来,反正整的挺好的。

蒋爸开张之前就开始宣传,找了很多味香缘的老食客帮忙宣传,一开张就有好些食客过来。

福满楼说是蒋爸的买卖,安宁也在里边出了力的。

装修的时候,安宁给看过风水,又亲自调整了几处,施工之前还在里边放了法器,装修其间,安宁还帮蒋爸弄了几个拿手菜,另外还调了菜单子。

最重要的是,放食材的那个房间安宁弄了阵法,可以对食材进行最大限度的保鲜,还会让食材的味道更好。

因此,福满楼开张没几天,名声就打出去了。

蒋爸这边事业兴旺,每天都是乐呵呵的。

然后,安宁就提出了要搬家的要求。

她的意思是新房子那边都弄好了的,而且装修的时候用的是好材料,装修好了之后又做过处理,这会儿是能住人的,还有,那边供暖好,比老小区要暖和,再就是那边住着宽敞,搬过去之后她就有自己独立的房间了。

安宁这么一说,老三也迫不及待的想着搬家。

孩子们想搬,蒋爸蒋妈就没有不同意的。

于是,蒋妈很快就找了搬家公司,把一些衣服被子什么的搬过去,至于家用电器之类的那边都有,是不用搬的,顶多蒋妈带了几件自己用惯了的厨具。

搬了新家,一家子的精神面貌也不一样了。

尤其是蒋妈,搬家的时候特意的跑到楼上去找孙姨炫耀。

孙姨成天的炫耀刘芳谈的男朋友,这次,蒋妈就跟她炫耀自己闺女去了。

蒋妈拿着一兜的糖还有一些点心上了楼。

孙姨看到蒋妈还愣了一下呢。

蒋妈脸上带着笑:“这是给你们家带的,赶紧拿着,我跟你说啊,我们马上就要搬家了,这不,我们家老二有本事,自己跑业务赚了不少钱,就给我们买了新房,四居室的呢,可宽敞了,原先一直在装修,我也没说,如今装修好了,老二说要搬过去,我就来跟你们告个别,别起来在这里住了这么些年,我还真有些舍不得这些街坊邻居呢。”

孙姨整个人都僵住了。

蒋妈脸上的笑更加灿烂:“可这不是没办法吗,我倒是愿意在这边住着,可孩子们不乐意啊,她们都想住新房,我得依着孩子们,搬就搬呗,搬过去没事了我还能回来转转。”

孙姨的脸色更差:“恭喜啊,你这……”

“改天没事的时候去我那里坐坐,不瞒你说啊,新房子是老二一手装的,装的可好了,比咱们这边可要敞亮多了,你说说,我原想着这辈子就在老房子这边呆着的,没想到老了老了,倒住上新房了,这想都没想到的事啊。”

她拍着孙姨的手:“这姑娘有本事啊,可比儿子好多了,照我说,甭管儿子闺女,还是自己有本事的好,嫁的再好,那不是自己的,能给娘家爹妈多少啊,你看我家老二,还没嫁人呢就给我们买了房子,等到以后嫁了人,那也不会差我们东西的,毕竟她挣的多,能做得了主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