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婉夏面容刹那间苍白,浑身哆嗦:“拿心做药引,那妖姐会怎么样?”

这个答案,不用回答,大家也知晓。

一个人没了心,怎么可能活?

文学怔愣在的,呆呆道:“用心做药引!流殇不是中了妖毒吗?要她的心做什么?”

这话一出,所有人都朝妖姐望去。

妖姐已恢复了冷静,恢复了她妖媚的笑容:“我是桃树精!”

倒吸声响起一片。

乔婉夏紧抓着叶新的手臂,满眼惊讶不已,惊恐万分,哆嗦的唇一句话也不出。

木白紧握竹青青冰冷的手,给予她温暖,心中还有点小得意,青青终于有了一个同类。

炎千握着胆小迷茫的林安然的手,紧紧握住,他的安然,他不会再任由她离开自己。

妖姐继续说道:“叶新说要用我的心做药引,我的心就是我的妖丹!”

众人哪怕不懂妖,也自电视上看到,妖没了妖丹,那就是灭了。

齐刘海大眼少女纯白写真图片

妖姐含泪笑道:“叶新,我没有想要去害他,我只是喜欢他,我没有想到,我和他的结合,会害了他。”

叶新蹙眉,他也没有想到。

他看炎千望去,正好炎千望过来,炎千眸中有着震惊,又好似有着明白。

妖姐摸着流殇头发,温柔道:“是我强迫他的,他中了我的妖毒,我愿意把妖丹拿出来救他。”

看着自己第一次爱上的人,妖姐也是真正的体会到,原来,心可以这么痛。

“那你会怎么样?”乔婉夏抓着叶新手臂,望着妖姐,紧张问道,“你没了妖丹会怎么样?”

妖姐抹掉脸上泪水,仰头笑道:“我会如长年生病的人一样,无精打彩,容貌会慢慢衰老,头发会变白,牙齿会脱落。”

“然后,我会慢慢消散于这个世界!”

乔婉夏惊恐的捂着唇,双眼含泪,对于妖姐是桃树精一事,她真的是大吃一惊。

但大家生活在一起的这段日子,她是真的很喜欢美到精致的妖姐。

一听到她会渐温老去,消散在这个世界上,她就忍不住痛哭。

一个那么爱美的女人,怎么容忍自己老去?

可是在妖姐心中,自己的美,比不得流殇的命,又这是何等的痴情!

其他人心中也不好过。

“流殇会忘了我!”妖姐又轻轻的加了一句。

这句话才是致命的。

大家震惊的看着妖姐。

妖姐笑了,她说道:“请你们,不要告诉他,我和他的关系!”

说罢,她伸手插入自己胸口,取出一枚散光着粉色光芒的珠子,交给叶新:“麻烦你了。”

叶新有些动容,他没有想到,妖姐会这么干脆,把妖丹给取出来。

文学别开眼,不忍去看此时的妖姐。

取出妖丹的妖姐,头发以肉眼可见速度,慢慢变白。

雪一样的白发,配上还没老去的容颜,更是让人心痛到崩。

乔婉夏捂着唇,她不忍看,这个世界太残忍了。

叶新接过妖丹,安慰乔婉夏几句,和鬼谷子去制作解药。

妖姐坐在床边,摸着流殇的头发,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。

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!

妖姐执起流殇的手,放在唇上亲吻一下,恋恋不舍的放下。

“别了!”

妖姐收回双手,含泪笑道:“愿你以后,能找到了个自己喜欢的姑娘!”

叶新端着药碗来了,正要给流殇灌下,妖姐道:“让我来吧。”

妖姐接过药碗,在文学的帮助下,把流殇扶起,把药慢慢喂进流殇嘴里。

文学看着流殇微转好的面容,轻叹一声:“对不起!”

妖姐低笑道:“你这样子,倒是让我不习惯了。以后,多帮帮他吧。”

文学嗯了声。

给流殇喂完药,妖姐守在他身旁,等待他醒来。

其他人没打搅他们,鱼贯而出。

乔婉夏睁着红兔般的眼看向叶新,哽咽道:“妖姐真的会死吗?”

“妖界的事,我不是很清楚。”叶新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,“但是我想,妖姐她是不想消散的,她一定会想办法自救。”

乔婉夏吸吸鼻子,可怜兮兮的望着叶新:“叶新,这个世上真的有妖,人和妖真不能合平相处吗?”

叶新拥她入怀,摸摸她的头发:“别想太多。”

“老公,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妖的话,那是不是也有前世今生?”乔婉夏扯着叶新的衣服,撒娇道,“你说,咱们前世是不是夫妻?”

叶新一怔,前世今生!

他想到那个梦,梦中的小夏身着凤冠霞披,嫁给的却不是自己,还差点死在新郎手上。

那个叶九重!

叶新努力回想他的面容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明明做梦的时候,看过他的面容,此时却觉得一团雾。

乔婉夏又道:“叶新,他们说,如果胸前有痣,手肘处有痣的人,前世就是夫妻。我胸前有痣,我们前世,是不是夫妻?”

叶新微蹙眉,垂眉望向她:“那都是一些哄人的话,别信。”

“可妖姐是妖,流殇是人,妖姐有次和我说,她第一眼看到流殇,就喜欢上了他。”

乔婉夏语气轻柔:“你说,流殇孤独一人,是不是就是在等待妖姐的到来?”

“他们,前世一定是夫妻!”

叶新没有否认小夏说的话,女生总是喜欢这些情情爱爱。

这时,炎千走来,望了一眼叶新,朝旁边走去。

“炎千有事和我说,我先过去一下。”

乔婉夏走后,叶新朝炎千走去,同他一并站着,看向远方。

“安然也是那样吗?”炎千声音低沉许多,脸上暗然无光。

叶新没说话。

炎千苦笑一声:“她会死,是因为我和她在一起了,所以她才会死?是不是?”

叶新依然没有说话,双眸微眯,望向远方。

“安然她没有把毒给我,她把毒给了她自己,所以,她才会和我在一起一次,就会死一次!”

炎千笑着笑着,泪水就下来了:“哪怕她不记得自己的真身,她也记得保护我。新少,你说,前世,我是不是她的男人?”

又是前世!

如果真有前世,那前世的自己在哪里?

为什么不去救小夏?

任由她变成活死人,静静的躺在床上。

实则,她却是在一个黑暗里,苦苦的哭泣着,乞求着有人,能把她带出那个可怕的黑暗中。

真有前世,前世的自己在哪?

前世没能和小夏在一起,这辈子还害得她跟自己受苦,这是为什么?

炎千含泪笑望新少:“新少,是不是我不和安然在一起,她就不会死亡?”

叶新拍拍他肩膀,真诚道:“这个,我真不知道。”

妖姐也不知道,如果她知道,她不会让流殇中妖毒。

“大哥!”

木白急急跑来,看到炎千也在,也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他急问:“大哥,人和妖是不是不能在一起?”

叶新无奈叹气,这一天天的都是些什么事。

正如鬼谷子说的,家里收留了差不多一半妖了,还要收留吗?

而且,这些妖还都被家里的男人给爱了。

真是罪孽啊!

“估且就当这么一说吧。”叶新望向期盼自己的炎千和木白,“你们就当是这样一说。”

木白整个人都傻眼了,轻喃道:“这样啊!”

炎千闭眼,把眼泪吞回去,笑笑:“这样也挺好,如此,安然就不用再循环死亡,不用再经历烈火重生!”

叶新除了拍拍他的肩安抚他,做不了任何事。

手机在这时响起,叶新看着上面的显示,惊讶此人会给他打电话:“钱家主!”

Tagged